欢迎访问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地方新政

热点时评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时评 >> 理论前沿 >> 地方新政 >> 正文

重庆创新之举 开试农村土地流转配套政策
2008-01-13 02:33:54 本文共阅读:[]



 
土地流转模式在重庆将有新突破。这个被列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实验的西部直辖市,如何突破现行土地制度的障碍,将贯穿改革的始终。 被列为该市先行示范点的九龙坡区,已拉开开展土地流转制度改革的大幕。 重庆市工商局近日宣布,将在本月底出台政策,许可该市农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直接入股。分析人士认为,此创新之举,有利于加速该市农村土地的流转。 土地流转试验的两种模式 重庆市政府的城乡统筹大体思路包括:转移近1000万农村富余劳动力进城,使其由农民转化为市民;与此同时,在减负的农村,实现农业产业集约化、规模化,保障农民增收。 实行这个思路的种种路径,都离不开土地的身影。“城乡统筹的关健,要以土地流转为突破。”重庆大学教授蒲勇健说。 作为重庆确定的先行试点区域九龙坡区,目前正在探索用“住房换宅基地、社会保障换承包地”的办法,使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 九龙坡,重庆传统的工业发达区域,经济总量连续四年居全市40个区县之首。统计资料显示,至2006底,该区户籍人口79万,农业人口达占31%,约为23万。按照目标,该区将于2012年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比重庆市“一小时经济圈”内其他区县提前3年,比全市目标提前8年。 重庆迈德城市建设顾问有限公司总裁赵宜胜认为,该区试点的意义在于,探索如何在城市化过程中,保护农民的利益。 目前九龙坡已完成,作为先行试点的3个镇,白市驿、西彭、华岩,亦制定完成初步的发展纲要。其中白市驿、西彭的方案由迈德公司受托制定。 西彭镇将实施“住房换宅基地”试点方案,与“城市建设用地增加与农村建设用地减少相挂钩”。其思路是,拿出原农村宅基地的20%左右,集中兴建新型农村社区,腾出的80%左右复恳为耕地,其土地指标,则置换为本镇城市部分的建设用地。 赵宜胜说,集中农村的宅基地,可以缓解城区用地指标的紧张,同时,农民集中居住,有利于基础设施的统一建设,“每户农民基本上不花钱就可以置换一套80平方米左右的小区房”。 过去农民宅基地与其承包地相邻,因而居住分散。集中居住,则改变了这一状况,同步进行的,是解决农民承包土地流转的问题,实现土地资源的最佳配置。 九龙坡区的农村,和重庆大多数农村一样,存在耕地被闲置浪费现象。据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副局长邱道持提供的数据,直辖10年间,重庆每年有40万-50万农村人口进城务工,但全市农用地从550万亩仅减少了10万亩,人均减少13平方米。 由于土地对于农民来说,有社会保障的作用,因此,大部分农民都不愿放弃。九龙坡区将尝试推行两种土地流转方式: 一是农民以土地承包权出租,按稻谷亩平均产量折算约1000元/亩的金额,收取租金。流转以自愿为原则。其目的是将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他们可在附近的农业园区或城镇企业打工,以其身后的企业为依托,来解决社保问题,并享有固定土地收益,实现持续增收。 农民也可以选择土地承包权入股。这一方式在法律上未有明文规定,各地做法不一,标准不同。重庆市工商局自去年起,在该市长寿县的一个村搞试点,508户果农直接以土地承包权入股成立公司。另外,国开行重庆分行,也在重庆一些区县尝试,农民间接以承包权折算入股成为股东,国开行提供贷款,农民再以其承包权为抵押,向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 另一种做法是以社会保障置换土地,九龙坡区已颁布相应政策,即凡拥有稳定的非农收入来源,又自愿退出宅基地使用权和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就可以申报为九龙城镇居民户口,并在子女入学、就业扶持、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生活保障等方面与城镇居民享有同等待遇。 目前,九龙坡区在3个试点镇的镇村一级都设立了土地流转站,农民将土地租赁给村,再由村流转至镇或园区。 多个复杂问题待解 但是在实施土地流转试行中,必然会遇到很多复杂琐碎的问题,需要在探索中解决。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在月初召开的“中国经济五十人论坛”上就指出,在土地流转里面有一个时间变量的问题须引起重视,例如农户承包权,在目前法律框架下是30年不变,或长期不变,但是各类建设用地,批租使用的年限很不相同。另外,农村建设用地包括农民的宅基地,一般没有年限,城市建设用地,住宅70年,工业用地50年,商业项目40年,这些不同期的利益关系,相当复杂,彼此“咬合”不住就可能发生问题。九龙坡区政府在调研中亦感觉到,农民对改革认识模糊,对城乡统筹期望值过高,以为土地流转类似征地。 “政府已经在土地制度改革的同时,配套进行农村社保制度、社会事业的完善。”赵宜胜说。 重庆市今年启动了农村养老保险试点,九龙坡仍为先试单位。据媒体报道,目前试点村参保人数有1900多人,今年将扩大试点范围到10000人,同时,大力推广新农村合作医疗,解决农民的看病就医问题。而西彭镇政府还开始考虑,要求所在企业为职工办理失业保险。 九龙坡的试点方案强调以工业化本身作为解决城乡矛盾的动力。赵宜胜说,“对农村进行产业规划至关重要,否则,城市的工商资本进来,很难与之进行对接,”“十一五”“期间累计新增非农产业就业岗位10万个的目标,也难以实现。” 赵宜胜称,“土地流转最终是要解决产业化问题,从而增强地方和农民的财力,否则,城乡统筹只是一个”“乌托邦”“”。 很多专家都不担心九龙坡的实验能否成功,它毕竟位于主城,经济实力相对雄厚,且作为先试区,市政府也会加大投入。 他们担心的是,选择九龙坡这样城市化很高的地方,是否对全市具有复制意义还很难说,因为大面积边远区县农村,光是发展产业这一点就很困难。 目前,重庆仍未公布其“全国统筹城乡发展试验区”的具体实施方案。参与方案起草的该市发改委副巡视员周林军表示,已形成草案,但尚在论证之中。 周林军说,“重庆市情比较复杂,城乡统筹更为艰巨,因此市政府相当慎重”。但他称,土地流转制度,在现行法律框架下,肯定会有所突破。  

关闭

CopyRight©2016 illss.gdufs.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本网站为纯公益性学术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