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地方新政

热点时评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时评 >> 理论前沿 >> 地方新政 >> 正文

重庆试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
2008-01-13 02:35:05 本文共阅读:[]


  7月1日,重庆市工商局正式出台《深入贯彻市第三次党代会精神,服务重庆统筹城乡发展的实施意见》,就重庆实施城乡统筹改革出台50条具体措施,并从即日起施行。其中最引各界关注的正是允许以农地承包经营权出资入股。   该《意见》称,支持当地探索农村土地流转新模式,在农村土地承包期限内、不改变土地用途的前提下,允许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出资入股设立农民专业合作社;经区县人民政府批准,在条件成熟的地区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出资入股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和独资、合伙等企业的试点工作。   “建设城乡统筹的关键,土地流转势在必行。”中共重庆市委书记汪洋对此态度非常明确。而重庆市工商局局长王元楷称,“没说‘不’就是‘行’。”他透露,目前准备在库区和长寿等区县开展试点,准许农民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   “实际上,对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试验在重庆早已进行。”重庆市农业局局长王越说,2005年9月,国家开发银行重庆分行有关负责人在该市江津区动员48户农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土地附着物入股和现金出资等方式,组建并登记了重庆首个农民公司。   此次作为重庆确定的先行试点区域九龙坡区,目前正在探索“住房换宅基地、社会保障换承包地”。负责部分试点区域规划的重庆迈德城市建设顾问有限公司总裁赵宜胜表示:“西彭镇将城市建设用地增加与农村建设用地减少相挂钩,也就是拿出原农村宅基地的20%左右,集中兴建新型农村社区,腾出的80%左右复垦为耕地,其土地指标,则置换为本镇城市部分的建设用地。”   九龙坡区区委书记郑洪告诉记者:“城乡统筹改革难点在于现行的土地制度和户籍制度。如果农民进城没有享受相应的城市居民社会保障制度,那么城市户口只是一张废纸;如果进城后不退出承包地和宅基地的话,农民依旧是农民,但是退出要有合理的利益补偿机制。”   “政府已经在土地制度改革的同时,配套进行农村社保制度、社会事业的完善。”赵宜胜称,“土地流转最终是要解决产业化问题,从而增强地方和农民的财力,否则,城乡统筹只是一句口号。”   缺乏细则支持  “实际上,土地流转在中国并不是新鲜事,从农村实行承包责任制开始就一直存在。” 安邦集团研究总部高级分析师贺军表示:“但重庆市进行的承包权入股改革的意义在于,它使得土地产权的改革合法化了。”   从2001年开始,中央就制定了《关于做好农户承包地使用权流转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了规范土地流转的要求。2005年农业部出台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对流转方式、流转合同的签订以及土地流转管理做出详细的规定。   目前,重庆市的突破性政策还缺乏执行细则的支持,还难以看出农地承包经营权如何入股,以及入股之后怎么办。在贺军看来,允许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其意义绝非只是加快土地流转这样简单。“农地承包经营权如果能够入股,那么必然会面临一个问题:股权能否被交易?对企业而言,对于资本运作而言,股权的交易是天经地义的。如果农民以承包经营权获得的股权参与交易,那将形成农地在事实上的产权转移。”   刘维新表示担心:“但如果承包经营权出租或出资入股后改变土地用途进行非农业建设,比如成立农产品加工企业,那就变成了以租代征违法行为。”他表示,无论是将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价入股,还是将被征用的土地作价入股,使农民有所获益,但要切实保障农民利益,都需要解决现有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不明确问题。   去年国土资源部启动了农村土地产权制度调研,以了解农村土地到底应是乡镇所有还是村级所有,而在村级范围内到底应该是村委会所有还是村民小组所有。“但照目前的工作思路,就是清晰界定了土地所有情况,落实到农民个体,其利益保障还是不好说。”刘维新担忧道。   很多专家都不担心九龙坡的实验能否成功,它毕竟位于主城,经济实力相对雄厚,且作为先试区,市政府也会加大投入。“关键是要看自身区域经济情况,假如相对落后但是强制性要求农民入股就违背初衷了。”刘维新指出。   “项目占用一块地,就应当解决这个村以及村民的长期生存问题。”赵宜胜在为重庆献策时表示,受诸多历史与现实原因的制约,目前推广“土地入股”的时机不成熟。   所谓农村集体土地产权是指以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为基础,以土地使用权为核心的一切关于土地财产的权利总和,是由各种权利组成的土地“权利束”。它包括土地所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置权、承包经营权等。   我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宅基地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私自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农村宅基地属集体所有,村民对宅基地只有使用权,农民将房屋卖给城市居民的买卖行为不受法律保护,即不能办理土地使用证、房产证、契税证等合法手续。”   相当一部分学者认为,基于我国的社会现实,“集体土地入市”涉及到一系列重大的理论与利益调节问题,比如集体土地所有权的地位、性质,集体土地溢价缘由与归属(本村农民还是全社会),不同地区、不同用途农民土地利益差别,农民权利保护与社会公平、整体效率的冲突等等,应谨慎从事。
 

关闭

CopyRight©2016 illss.gdufs.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本网站为纯公益性学术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