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调查报告

热点时评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证研究 >> 调查报告 >> 正文

影响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因素的实证分析
2012-03-08 09:14:48 本文共阅读:[]


近年来,随着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深化,林权抵押贷款作为一种新的融资工具相继出现在湖南、福建、江西、浙江等地,并不断在全国得到推广。林权抵押贷款是一种农户以“林权证”所载明的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作为抵押物的贷款。此项贷款业务的创新,打破了农村信贷传统观念和传统模式的束缚,为解决林业和农户的贷款难问题提供了新的出路。2006 8 月,浙江省林业部门和金融部门携手,在安吉、开化、江山、建德和遂昌等地开展了林权抵押贷款的探索和尝试。截至2010 5 月,浙江省已有35 个林区县(市) 开展了林权抵押贷款,累计发放贷款近18 亿元。但目前林权抵押贷款对象多数是大中型林业企业和林业大户,一般农户所占比重较低。因此,研究一般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影响因素,对实现林权抵押贷款的政策目标,促进林权抵押贷款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        文献回顾

我国林权抵押贷款实践始于2001 年,相关研究起步较晚,而国内外对农户借贷行为研究较早且成果丰硕,主要集中在农户借贷行为特征和影响农户借贷行为的因素等方面。Long1]建立了微观经济模型分析农户借贷的原因,认为农户的借贷决策是在给定生产机会条件下收益最大化的选择,同时分析了农户在确定性和不确定性条件下的借贷选择,认为农户的借贷行为取决于其自身的风险偏好,以及项目收益率与利息率的对比。Iqbal2-3]通过建立经济模型来分析农户的借贷行为,其出发点是消费者效用最大化理论,借贷行为将影响农户第1 期的预算以及消费与投资水平,进而影响第2 期的收入、消费水平与支付成本(利息) 。朱守银等[4] 调查了安徽亳州和阜阳217 户农户,发现农户借贷行为发生率由1999 年的31% 上升到2001 年的59. 3% ,并且借贷发生率和户均借贷次数有逐年增加的趋势; 此外,还发现农户的借贷主要用于满足家庭生活消费( 48. 2% ) 、农业生产( 16. 2% ) 和非农业生产( 35. 6% ) 的需要,其中家庭生活消费主要用于盖房( 42. 7% ),其次为婚丧嫁娶。周小斌[5]利用贵州、河南和辽宁3 省数据进行Tobit 模型计量分析,发现农户经营规模、现金支出( 特别是生产性现金支出、教育医疗现金支出) 对农户是否借贷有正向影响,而农户的纯收入和资产状况对农户是否借贷有负向影响。韩俊等[6]以Iqbal 建立的模型框架为基础,对利率的外生性、农户借贷发生率、农户借贷需求规模等方面进行了计量分析,认为农村金融市场的利率是外生的,而且利率不是影响农户借贷需求的主要因素,农户的家庭收入、生产经营特征和家庭规模才是真正影响农户借贷需求行为的决定性因素。

  有关林权抵押贷款的研究,陶宝山等[7] 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森林资源资产抵押登记办法(试行) 》等为开展林权证抵押贷款提供了法律依据。但也有学者提出不同意见,李健等[8]认为林权抵押贷款存在法律共有性与产权私属性的矛盾,按照我国现有法律法规,林地和森林资源属于农村集体所有,而当前农村农户视承包的山林为个人财产,金融机构融资抵押则需要完全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林权抵押存在某种合同法律关系上的矛盾。李莉等[9] 探讨了林权抵押贷款借贷双方的行为,认为林权抵押贷款供给以政策性金融为主,贷款越来越倾向于向资产较为雄厚的林业企业和林业大户。毛竹林成为普通农户的主要抵押物,而以村为单位牵头组织规模化的抵押贷款可以在一定程度解决融资成本大的问题。韩立达等[10] 根据具有代表性的案例总结出5种林权抵押贷款模式,并认为林权抵押贷款的发展和产生的效用未达到预期,其主要问题在于:法律法规不完善、评估机构不健全、缺乏保险机制和配套机制不完善,并提出从农户、金融机构和政府部门3 个角度推进林权抵押贷款。张永忠[11]利用刘易斯拐点理论分析了我国二元经济的发展态势,认为农村金融服务的缺失导致了农民增收乏力,进而影响了刘易斯拐点到来的步伐,而林权制度改革的重大启示在于:利用金融创新盘活农村潜在的要素资源是转变农村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途径。

  综上所述,目前我国学者对林权抵押贷款的研究内容多集中在对林权抵押贷款实施的法律依据、运行模式和可行性等方面的探讨,研究方法主要是描述性分析,定量研究很少。本文通过对浙江省遂昌县农户林权抵押贷款的实地调查,采用实证分析的方法,从需求层面探讨影响农户林权抵押贷款的主要因素。

二、        数据来源与样本描述性统计

( 一) 数据来源

2010 8 月,浙江农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调研组选择了浙江省林业重点县―――遂昌县2 个乡镇的9 个行政村作为调查点,运用调查问卷的方法,调查了200 户农户,回收有效问卷193 份,有效问卷率为96. 5%。本研究共设计了3 种问卷,即县调查表、村调查表和农户调查表。县调查表主要有4 个部分:

  县基本情况、县金融状况、县林权抵押情况和森林资源状况。村调查表的内容主要涉及村基本情况、金融环境以及山林状况。农户调查表具体分为3 部分: 第1 部分为农户基本情况,包括农户家庭人口、户主年龄、劳动力状况、文化程度、职业类型,家庭收入和支出结构,家庭财产状况等;第2 部分为林权和林地问题,主要包括家庭拥有的林地面积、有无林权证及其归属、林地流转情况、经营形式等; 第3部分为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问题,主要包括家庭一般贷款特征、林业贷款情况、林权抵押贷款的认知及需求情况等。调查步骤具体如下: 首先,随机选择遂昌县2 个乡镇9 个村庄进行调查,其次在9 个村中采取随机抽样的方法抽取具体农户进行问卷调查。调查数据属于2009 年度。表1 描述了样本分布情况及样本村概况。

 

 

 

 

1 样本分布情况及样本村概况

样本村

三仁乡

          云峰镇

项村   小忠      好川      十三都  排前

白沙     刘坞    岩里  清水镇

样本户数

21

22

25

20

7

30

14

22

32

年人均纯收入

6000

6000

6000

5380

3662

4000

6000

7000

5000

年人均林业收入

1000

4000

2000

4000

2000

2000

1500

500

420

人均林地面积

0.27

0.74

1.26

1.73

0.61

7.49

1.53

0.95

7.86

家庭住址与县政府所在地距离

10

9

10

11

17

23

15

12

30

 

( 二) 样本描述性统计被调查的193 户农户中,被调查者为户主的有172 户,与户主关系为夫妻的有13 户,共占所有样本的95. 85%。户主平均年龄为50. 46 周岁,家人担任村干部的农户有38 户。户均人口为3. 98,户均劳动力人数为2. 42193 户样本户中,从事非农业的农户有41 户,主要从事个体工商业以及外出务工。家庭年平均现金收入52 329. 46元,其中林业收入10 848. 21 元,林业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20. 7%。户均林地面积为8. 68 hm2 ,户均林地块数为5. 84,即平均每块山林的面积为1. 49 hm2。林权证为户主本人所有的有142 户,51 户为父辈或同辈持有林权证。样本农户中,166 户农户知道用林权证作抵押可以贷款,占到样本总数的86% ,有37 户曾经发生过林地流转行为,这表明林权抵押贷款政策的宣传已有很大的效果。从林权抵押贷款政策对农户家庭资金需求的作用来看,160 户农户认为具有促进作用,占到样本总数的83%。对于“在需要资金的时候,是否会考虑使用林权证抵押贷款”这个问题,仅51 户不会考虑使用,占样本总数的26. 42%。从中可以推断,林权抵押贷款政策得到了广大农户的认同。从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行为看,获得过林权抵押贷款的农户数为52 户,占样本总数的26. 94% ,可见农户林权抵押贷款获得率较低。总体而言,林权抵押贷款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对农户的资金需求产生了较好的影响。

三、      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影响因素分析

农村经济远比城市复杂,农村信贷需求与供给的复杂性,相对于城市也要大的多。比如,农村信贷需求主体有居住分散、收入相对低下、生产有明显季节性、单笔存款规模小、生产项目的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比较大、缺乏必要的担保与抵押品等特点,这些决定了农村信贷服务的风险较大。在这样的信贷环境下,广大农户的信贷需求受到抑制,而林权证作为抵押物的出现,不仅为农户贷款提供了渠道,也在某种程度上对农户的贷款需求产生影响。一般而言,户主年龄、家庭经营的主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家庭规模、家庭的劳动力人数以及家庭的财产状况等都可能会影响农户的收入水平,并由此影响农户的贷款需求。就农户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而言,除了上述因素以外,农户的贷款用途、林业生产经营特征、林业收入水平、农户的借款特征以及政策性信贷补贴等因素都可能会产生影响[12]。笔者根据调查问卷结果,对各影响因素与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之间的关系进行描述性分析,并构建Probit 模型验证各影响因素与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关系。

( 一) 户主年龄

农户家庭的收入支出情况有一定的生命周期。随着农户年龄的增长、生产经验的增加,家庭收入与储蓄也相应的增长。但当农户家庭进入老年阶段,其劳动能力下降,家庭收入也会随之下降。而从支出方面来看,随着农户年龄的增长,生产经营活动逐步进入高峰阶段,生产性支出增加。随着子女的成长,家庭面临教育支出的增加、子女婚嫁和建房等问题,使生活性支出上升。随着家庭进入老年期,家庭各项支出会下降,重新回到一般生活性消费,但医疗支出将成为家庭重大支出。贷款需求是由家庭的收入和支出状况决定的,因此,农户的贷款需求也会呈现周期性特点。对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而言,笔者将在调查问卷中选择“会考虑,但没有申请过”“会考虑,并且申请过但没有成功”“会考虑,申请过并获得贷款”等选项的农户视为存在贷款需求。本次调查中,有142 户农户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从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发生率看,各年龄段中,30 岁以下农户的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发生率最高,为100% ,其余依次是31 40 岁、41 50 岁、51 60岁和61 岁以上( 见表2)。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发生率= ( 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农户数/ 该类别农户总数) × 100%

  从借款目的看,具有贷款需求的142 户农户中,生产性贷款需求占39. 4% 56 户) ,生活性贷款需求占60. 6% 86 户) 。各户主年龄段中,30 岁以下第4 期高鑫等: 影响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因素的实证分析―――基于浙江省遂昌县农户调查67农户的生产性贷款需求最高,生活性贷款需求最低,比例分别为100% 3 户) 和0; 31 40 岁农户中,生产性贷款需求占40. 6% 13 户) ,生活性贷款需求比率为59. 4% 19 户) ; 41 50 岁农户中,生产性贷款需求占60. 0% 30 户) ,生活性贷款需求比率为40. 0% 20 户) ; 51 60 岁农户中,生产性贷款需求占23. 5% 8 户) ,生活性贷款需求比率为76. 5% 26 户) ; 61 岁以上农户的生产性贷款需求最低,生活性贷款需求最高,分别是8. 7% 2 户) 和91. 3% 21 户) 。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农户的生活性贷款需求呈强化趋势,50 岁以上农户的生产性贷款需求呈现下降趋势,而生活性贷款需求呈现增长趋势。

2 不同年龄结构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情况

户主年龄

统计户数

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数

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发生率/%

30 岁以下

3

3

100

31 40

38

32

84.2

41 50

63

50

79.4

51 60

53

34

64.2

61 岁以上

36

23

63.9

( 二) 收入来源

农户的收入来源可以分为农业收入、林业收入、养殖业收入、个体经营收入、工资性收入、外出务工收入和其他收入等7 类。农业收入主要指农户的种田收入; 林业收入包括林产品、公益林补偿、林地流转收入、村集体分得收入等; 养殖业收入主要包括养殖家畜家禽的收入;个体经营收入是指农户从事个体经营或开办企业的收入; 工资性收入是指农户家人在单位上班的工资收入以及在本地打工的收入。一般而言,不同的收入来源有着不同的收入水平。对从事农、林业为主的农户而言,会存在较大的收入季节波动性和风险性,而且获取收入所需的成本也不尽相同,故就有可能产生不同的借贷需求。笔者对调查的数据进行统计后,发现养殖业、个体经营和林业这3 方面的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发生率最高,分别为83. 3%82. 7%75. 5% ,农业方面的贷款需求发生率最低,占59. 5%

( 三) 家庭规模

一般来讲,家庭规模的扩大会增加贷款需求,因为人口越多,需要的资金也就越多。但从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发生率来看,家庭规模在2 人以下的农户需求发生率最低,而3 口之家的贷款需求最为旺盛,多于3 人的农户家庭贷款需求发生率随家庭规模的增加而降低。

( 四) 劳动力人数

随着家庭劳动力人数的增加,由于可能出现劳动力替代雇佣劳动力的现象,因此,家庭贷款需求会随着劳动力人数的增加而减少。从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发生率看,随着家庭劳动力人数的增加,贷款需求发生率呈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其中,劳动力为4 人以上的农户家庭贷款需求发生率最低,为63. 89% ,而劳动力为3 人的农户家庭贷款需求发生率最高,达到75. 56%

( 五) 家庭财产状况

家庭财产状况反映的是农户家庭的经济实力,是决定信贷需求的重要因素。一般来说,财产状况越好的家庭,其生产性贷款需求越强烈,同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也越强烈,而财产状况越差的农户,其生活性贷款需求也较强烈。在本次调查中,财产状况的等级来自于被调查者的自我判断。自认财产状况下等的农户( 32 户) 中,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占59. 38% 19 户) ; 财产状况中下等农户( 48 户) 中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占75% 36户) ; 财产状况中等农户( 78 户) 中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占74. 36% 58 户) ; 财产状况中上等农户( 24 户) 中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占79. 17% 19 户) ; 财产状况上等农户( 11 户) 中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占90. 91% 10 户) 。从需求发生率上看,随着财产状况的变好,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逐渐增大。在具有贷款需求的142 户农户中,从借款目的上看,随财产状况的变好,农户生产性贷款需求逐渐增加,生活性贷款需求逐渐降低(见表3) 。虽然政府对林权抵押贷款用途有严格限定,但在笔者调查中发现,有农户将林权抵押贷款用于生活性支出方面的情况。

3  不同财产状况的农户贷款需求

借款用途

下等

中下等

中等

中上等

上等

户数

比例%

户数

比例%

户数

比例%

户数

比例%

户数

比例%

生产性贷款需求

4

21.05

11

30.55

22

37.93

8

42.11

5

50.00

生活性贷款需求

8

42.11

19

52.78

28

48.28

5

26.31

3

30.00

同时具有两种需求

7

36.84

6

16.67

8

13.79

6

31.58

2

20.00

 ( 六) 借款特征

一般来说,生活性贷款需求的期限较短,而生产性贷款需求的期限较长。调查显示,农户期望的贷款期限以中长期( 即3 年以上) 为主,达到了68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第10 73. 19% ,而短期贷款需求只有26. 81%。借款季节对农户的影响不大,只有33. 34% 的农户会选择某个季节借款,其中选择春季的最多,而大部分农户认为无论哪个季节获得贷款都无所谓。

( 七) 限制贷款用途、贴息政策

一般来说,限制贷款用途会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有反向作用。对于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本次调查以“林权抵押贷款只能用于林业生产经营项目,您是否还愿意贷款”来考察限制贷款用途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影响。在142 户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中,只有35 户农户表示有影响,比例为24. 65%

  政府贴息政策一般会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有正向影响。对于没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以“如果政府对林权抵押贷款进行财政贴息,您是否愿意采用林权抵押贷款”来考察贴息政策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影响,在51 户没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农户中,有10 户表示会有影响。

四、        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计量分析

根据调查数据,笔者选择二项分布的Probit 模型对影响样本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的变量进行估计。

( 一) 计量模型与计量方法说明

假设Y 表示一个虚拟变量,它的取值为1 0,即当农户具有林权抵押贷款需求时为1,否则为0。对于每个农户,假设X 是决定Y 取值的关键因素,如果Xi X*i,则取值为1; 如果Xi X*i,则取值为0Probit 模型假设X*i是服从正态分布的随机变量,则Xi X*i的概率可以用概率分布函数来计算。标准正态分布概率分布函数为: Pi = F Xi =1/2π∫Xi-∞e t2 /2 dt ,其中,Xi为各种影响因素,t 为样本量。通过Probit 方法对方程进行估计,就可以得出影响Y 取值的因素及其影响方向等。

( 二) 研究假设与变量选择

1. 研究假设

理论上讲,影响农户林权抵押贷款的因素较为复杂,基于前人的研究[13],笔者提出以下假设:

1) 农户户主的个人特征与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有着密切联系。笔者选择户主年龄、户主受教育程度来表示,假设户主年龄越大,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越小,户主受教育程度越高,其林权抵押贷款需求越大。

2) 农户家庭特征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产生影响。本文认为劳动力人数、家庭规模和山林总面积会影响农户的资金需求,从而会影响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假设劳动力人数、家庭规模和山林总面积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都产生正向影响。

3) 金融服务环境会影响农户参与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本文假设如果有贷款贴息,将会增强农户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农户借贷用途是林业生产经营方面,更倾向于林权抵押贷款。

4) 有贷款经历说明农户是有资金需求的,而且对贷款的程序以及政策的关注度也较高,所以本文假设是否有贷款经历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产生正向的影响。

2. 变量选择根据研究假设以及前人的研究成果,笔者认为影响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行为的因素包括:户主年龄、户主受教育程度、劳动力人数、家庭规模、林业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家庭支出、借款用途、是否有贷款贴息、山林总面积、家庭住址与县政府所在地距离和是否曾发生过贷款。

( 三) 模型分析借助Eviews5. 0 Probit 模型,笔者对问卷数据的分析结果见表4

4 模型估计结果

变量

 

林权抵押贷款需求

估计系数      

z

标准差

户主年龄

0. 034 468

2. 360 561***

0. 014 601

户主受教育程度

0. 096 718

0. 491 375

0. 196 831

劳动力人数

0. 313 144

2. 021 784**

0. 154 885

家庭规模

0. 173 533

1. 474 455

0. 117 693

林业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

1. 151 898

1. 961 099 *

0. 587 374

In家庭支出

0. 263 752

2. 132 097**

0. 167 813

借款用途

2176 795

6. 561 349***

0. 331 760

是否有贷款贴息

0. 379 489

1. 115 278

0. 340 264

山林总面积

0. 000 236

0. 509 397

0. 000 464

家庭住址与县政府所在地距离

0. 016 273

0. 767 309

0. 021 208

是否发生过贷款

0. 726 184

2. 550 203**

0. 284 755

注: 为了避免数据过大而导致回归系数过小,将家庭总支出进行自然对数转化后,再纳入模型。***、**、* 分别表示1% 5% 10% 的显著性水平。

由表4 可以看出,对于农户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户主年龄和借款用途都通过了1% 的显著性水平检验,劳动力人数、家庭支出的自然对数以及是否曾发生过贷款通过了5% 的显著性水平检验,林业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则通过了10% 的显著性水平检验,而其他5 个变量没有通过显著性检验。

上述研究结果表明:

1) 户主年龄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产生负的显著影响。对于样本农户而言,户主年龄越大越不愿意参加林权抵押贷款,一方面是由于他们一般能够自给自足,不愿意再扩大生产,同时也没有好的项目可以投资;另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年龄越大,对新的政策越不理解,也受传统观念“无债一身轻”的影响。而年龄越小的农户思想越开放,容易接受新事物,同时又处在生产活跃的阶段,所以对这种新型的贷款方式产生需求。

2) 借款用途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产生正向的显著影响。这说明借款用于林业生产经营项目的农户更愿意通过林权抵押获得贷款。林权抵押贷款政策是针对林业生产经营出台的,而林业收入又是这些山区林农的主要收入来源,所以他们有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

3) 劳动力人数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产生负的显著影响。这说明劳动力人数越多,农户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就越低,这也与实际情况相符。遂昌县山区的农户很多都是靠山吃山,比如种植毛竹或其他经济林,但在种植、抚育、采伐时大都需要雇工,所以家里劳动力人数越多,那么替代的雇工数量也就越多,相应地也减少了对资金的需求。

4) 家庭支出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产生正向的显著影响。很显然,家庭支出越大,其资金需求也越大,农户会寻找各种贷款渠道来满足其资金需求,而林权抵押贷款是一种新的融资渠道,农户可能会对这种形式产生兴趣。

5) 是否曾发生过贷款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产生显著的积极影响。一般收入水平较低的农户发生的贷款通常是生活性贷款,而收入水平中等或较高的农户发生的贷款是生产性贷款。如果农户发生过贷款,说明其有资金需求,导致他们对各种贷款渠道和政策较为熟悉,因此对林权抵押贷款这种新型的贷款形式产生需求。

6) 林业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产生积极影响。林业收入越高,说明农户林业生产越活跃,则在林业生产经营中需要的资金也越多。同时,这些农户相对比较关注与林业相关的政策,而目前林权抵押贷款主要是限定用于林业生产,所以对他们来说,会有较强的林权抵押贷款需求。

五、结论和建议

根据上述分析结果,以及实地调查获得的资料,笔者得出以下结论: ①林权抵押贷款政策的宣传已经取得比较大的效果,农户也认同了林权抵押贷款政策对其解决资金需求具有促进作用,并具有较强的需求意愿。②尽管农户的需求意愿较强,但是实际获得林权抵押贷款的农户比例较低,这其中既有农户自身的原因,同时政府以及金融机构在政策推行过程中存在着部分问题。③从户主的年龄结构来看,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具有显著的生命周期特征。随着年龄的增长,农户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逐渐减弱。④从林权抵押贷款的用途看,更多的农户是将贷款用于非林业经营项目,这与现行林权抵押贷款政策中的用途限制存在差异。⑤现行林权抵押贷款主要以短期为主,与农户所期望的贷款期限不一致,大多数农户希望得到中长期的贷款。⑥从计量分析的结果来看,户主年龄、劳动力人数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具有负的显著影响,借款用途、家庭支出、林业收入占家庭总收入的比重和是否曾发生过贷款对农户林权抵押贷款需求具有正的显著影响。

笔者根据调查中发现的问题以及经过实证分析得出的结论,认为利用林权抵押贷款政策来进一步改进农村金融环境、解决山区林农融资问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改进:

1) 政府及各地基层应继续加强林权抵押贷款政策的宣传,尤其是具体程序和贴息政策的宣传,以及正确落实贷款贴息政策。金融机构中的主体是商业银行,其特征主要是以市场化运作为基础,以营利为目的,林权抵押贷款利率的降低终究是有限的。因此,要真正实现让利惠民,切实降低林农成本,推动林权抵押贷款工作的顺利进行,就应全面落实林权抵押贷款贴息政策。

2) 解除借款用途的限制。一方面是因为限制借款用途会在很大程度上挫伤农户林权抵押贷款的积极性; 另一方面,增加借款用途的限制会提高相关部门和金融机构的监督成本。一般而言,只要农户肯用自己的林权做抵押贷款,说明他有一定把握偿还贷款,因为林权对于山区林农来说具有重要意义。

3) 灵活制订林权抵押贷款的期限。科学合理的贷款期限才能满足农户多样化的资金需求。例如对用于生活和非营林的贷款,以及对毛竹林、低产林改造等周期短的速丰林的贷款,期限可设计为5 年之内; 对周期在20 年以上的用材林,因为有间伐收益和林下经济收益,期限可设计为10 15 年。

4) 创新林权抵押贷款模式,满足农村贫困家庭的资金需求。农村贫困家庭的偿债能力相对而言都较低,而且贫穷农户的借贷需求包括林权抵押贷款的需求往往受到抑制。资金是农户生产、投资和70 北京林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第10 卷经营的基本要素,不能获得资金会进一步加剧贫穷农户的贫穷。因此,探索适合于贫困农户的林权抵押贷款模式能帮助农户更好地利用其所拥有的山林,从而脱贫致富。

参考文献:

1 LONG M G. Why peasant's farmers borrow? J]。 American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196850 4 : 991-1008.

2 IQBAL F. The demand for funds by agricultural households:

  evidences from rural India J]。 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198320 1 : 68-86.

3 IQBAL F. The demand and supply of funds among agriculturalhouseholds in India in agricultural household models:

  extensionsapplication and policy M]。 Baltimore and London: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86.

4 ] 朱守银,张照新,张海阳,等。 中国农村金融市场供给和需求―――以传统农区为例[J]。 管理世界,2003 3 : 88-95.

5 ] 周小斌。 影响中国农户借贷需求的因素分析[J]。 中国农村经济,2004 8 : 26-30.

6 ] 韩俊,罗丹,程郁。 信贷约束下农户借贷需求行为的实证研究[J]。 农业经济问题,2007 2 : 44-51.

7 ] 陶宝山,石道金,韩国康,等。 林业信贷融资困难的原因及解决途径探讨[J]。 浙江林学院学报,200724 4 : 478-481.

8 ] 李健,唐少景。 林权抵押货款实践情况调查[J]。 上海金融,2009 3 : 93.

9 ] 李莉,黄和亮,吴秀娟。 林权抵押贷款借贷双方的行为分析―――以福建省永安市为例[J]。 林业经济问题,2008 1 :

10] 韩立达,王静,李华。 中国林权抵押贷款制度中的问题及对策研究[J]。 林业经济问题,2009 3 : 196-200.

11] 张永忠。 丽水市林权制度改革与农村金融创新―――基于刘易斯拐点理论的分析视角[J]。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0 20 : 70-72.

12] 周宗安。 农户信贷需求的调查与评析: 以山东省为例[J]。 金融研究,2010 2 : 195-206.

13] 蒋难。 农户借贷需求行为的经济学分析与实证―――以中部某省750 家农户调查为例[J]。 金融发展研究,2009 5 : 78-80.

关闭

CopyRight©2016 illss.gdufs.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本网站为纯公益性学术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