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地法律制度研究贵州惠水调查随感-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欢迎访问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调查报告

热点时评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田野实证 >> 调查报告 >> 正文

农地法律制度研究贵州惠水调查随感
2008-08-29 08:45:11 本文共阅读:[]


 

 

 

我是一个地道的北方人,在来中南大以前没有跨淮河半步。03年,才第一次跨越秦岭淮河并且见到了传说中的长江。在上学期间,也曾随协会成员多次去过安徽。在我的印象中,山东,湖北,安徽的农村好象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虽然,湖北在长江之滨,是传统意义上的南方。

大一的时候,加入协会后,便有一个冲动,要到中国最贫困的农村去看一下。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或者是个人太过于优柔寡断,冲动始终没有化为行动。但是,这个情结却埋在了心里。这次贵州之行,本想着应该是了了一桩心愿。但是,贵州,在一般人的眼中非常贫穷落后的地方,在我的脑海里却是另一个概念。

贵州,没有想象中的落后,只见一路上的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江南水乡,在这里出现。象我这种超级现实的人也不禁浮想联翩,在这山林里建一木屋,每日里品香茗、读贤书,听鸟音,实为无上的境界。

 

好象扯远拉,我们回到现实中来,调查中来。

我一向对农村发展比较感兴趣。在中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前已经多次参与学术机构的农村建设试验点工作。因次,听说我们入驻的辉岩村是惠水县新农村建设试点村,便对这方面信息保持了关注。跟周围的几个村庄相比,这个村的经济文化水平明显偏高。当问起村长对新农村建设有什么计划时,他给我们说了两条,第一是村容村貌建设;第二是发展工业。问起资金来源,他说上面给了很大支持。县里好几个部、委都给出个十万,二十万的。辉岩之所以能够成为试点村,与民族构成有关,80%以上为布依族;与每年一次的歌节有关,该歌节已经成为该县乡村文化建设的亮点;与本已不错的经济基础有关;与该村书记较广的人脉有关。但是,这样搞起来的新农村建设试点能够有多大推广价值呢?新农村建设只能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前两天看到张晓山在中国经营报上主张新农村建设应该从条件差的地方开始,很正确,但是,有多少地方政府愿意把那些投入很大精力,资源仍然气色不大的村定为试点村呢,试点就是面子。

辉岩寨村长是原来的乡供电所所长。从他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从教科书上学不到的管理学知识。他是学电力出身,但却深谙中国式管理的安人之道。供电系统,最重要的问题是安全,每周一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县里供电局参加安全工作会议。闭会后回所里主持安全工作会议。为了使上级放心,必须开会准时,不迟到,不缺席,不早退。同时亲力抓好安全工作。在这里,安全压倒一切。抓好工作的同时,要同上级建立好的私人关系,这样,上级才能在标准之外多加照顾。供电系统收支两条线,所里用钱要跟局里打报告要钱,关系好,钱就很容易批下,关系僵,后果严重。因王关系处理的好,局里财务科科长每次过来都会打招呼,缺钱用吗?打个报告就行。对下,安抚部署更加重要。身为领导,第一要积极为部属争取多发奖金、福利;第二要避免与下属争名夺利。这两点,王村长都做到了,因此颇得部属的拥护与爱戴。

调研过程中,在与惠水农民的亲密接触中,我们深深体会到了当地人民热情、好客。这一点,相信每个队员都深有体会。此不多言。

下面,我将结合问卷谈些对某些问题的粗浅的感受和看法。希望大家批评指正。

第一是,农业税取消后,村集体面临着财政危机。原来村级债务就没有化解,现又断了财路,正规的途径来不了,则非正规途径盛行。没有农业税提成了,不让给农民收钱了,很多专家担心的税废费兴的问题没有出现,却出现了另一种同样严重的情况,处理集体资产。很多村把原来集体遗留下来的学校啊,林子啊,土地啊,都给卖掉了。这些都是事关集体长远发展的事情,但是捉襟见肘的村集体为了正常运转不得不变的短视,当然也不排除一部分人混水摸鱼,谋求一己私利。

那么农业税取消后,村集体的日常运作经费应该由谁来承担呢?

在我们的调查中,很多村民表示如果财务公开,花费民主,他们愿意每年交纳一定的费用作为村集体的运作费用。根据常理,村民委员会属于村民自治组织,其运作经费应由村民自己承担。但是,我认为,村民自治组织的经费不能完全由村民承担。其理由如下,首先,从道义上来讲,在中国工业化进程中,农业为工业的发展,为城市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现在,进入以工哺农时期,国家应当从财政收入中拨出专款用于支持农村建设,而对村集体给予财政支持为其重要一举,也是能否有效降低农民负担的关键举动。第二,农业天然弱质属性决定了依靠的收益非常少。农产品具有需求刚性的特点,不会因价格的降低而消费量上升,却因供给的增加导致价格下降。依靠种地谋生实属不易,再承担额外的村集体运作经费,当是雪上加霜。为了避免政府因为村集体提供经费而干涉其内政的情况以及村集体拿国家的钱,不为村民办事的情况出现,村集体经费必须来源于国家和村民两个部分,而且国家比例大些,同时,财政支持要具有稳定性特点,避免村干部决策受政府影响。

第二个问题是,在农民的意识里,土地是国家的,大概跟交了几千年的皇粮国税有很大关系。国家要征用土地,可以征用,但要给予合理补偿。我国土地法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有权利征用农民的土地,但是在实际征地过程中有相当大的部分是用于商业开发,工业用地。土地征用制度,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工农业之间、城乡之间的利益争夺。土地是有限的,为了以更低的成本发展工业,国家就会在宪法中规定:国家有权利征用农民的土地并且给予补偿。而这个补偿甚至不是合理补偿。我认为,国家在征地的过程必须严格区分公益用地和非公益用地。凡是非公益用地必须按照市场价给予补偿。而公益用地也不许给予合理补偿,而不能是仅仅“意思”一下。国家应该充分尊重村集体对于农村土地的所有权。

第三个,调查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农民对于土地有很强的权利意识。他们普遍认为土地一旦承包给个人,具体是从事农业还是养殖业应该由自己说了算,没有必要征求村里的意见;同时,承包期内,土地相当于私有财产,即使村民出嫁或者户口转出,承包期内仍应该由其经营,村集体没有权利收回承包地。农民普遍具有较强的公平意识,权责统一意识。比如征地的补偿费如果给了个人,则村里不应该被个人增地。如果补偿费归集体,则可以增地。在我们问到村集体造成损失由谁的财产赔偿时,村民普遍看法是谁受益谁赔偿,谁签合同谁赔偿。

问题就谈这么多。

 

                                                         2006-5-14   2240

关闭

CopyRight©2016 illss.gdufs.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本网站为纯公益性学术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