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随笔手记

热点时评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证研究 >> 随笔手记 >> 正文

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安山乡胜利村访谈记录
2008-01-12 19:44:29 本文共阅读:[]


时间:2007720日下午五点

地点: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安山乡胜利村

访谈者:陈小君教授

被访问者:村民

 

:我们主要是了解下农民对土地所有权、流转的满意度,以及有没失地的现象

土地流转

农:开发征地的状况很严重,而且很不公平,前几年征地时每亩50元,现在每亩300元。

而且征地与否只要上面同意就可以了,农民同不同意没有多大影响。

而上面确定是否征地以及征收多少主要是根据当时的经济状况来决定的。(潜在的意思:农业依旧是弱势产业,征地更多的是忽视了农业与农民)

陈:也就是说政府是用一种压力来压抑农民,政府搞的

    征地没经得你们同意吗?

农:我们愿不愿意都得征(地)

征地方主要是为了赚钱,甚至是洗钱

陈:这是半强制性的流转

即使是给钱(补偿被征土地的农民)也是属于强迫(征地)的,价格也是不公平的

农:土地是生活的来源,而现在很多土地被(半强制性)地租给别人,用来大规模种树苗等

陈:种树苗是用来卖的吧,这是带有经营性质、商业性质的

这种有政府无形压力的土地流转,对农民的利益是损害很大的

陈:土地你们有独立的经营权啊,你们有权力否决这样的土地流转啊!

农:在会上,一半以上通过就可以了,而非100%,所以即使有少数农民不同意也没有办法

陈:也就是说迫于会上的压力、气氛而不得不通过。

那有没农民坚决不搞(不同意征收的)

农:有,但是村集体有对策,强制性换地!

陈:软强制,用机动地来置换征收的地,解决土地征收中的不同意问题。

这是土地流转过程中的问题

 

宅基地

农:现在宅基地都不用交钱了

陈:有没拿房子作抵押贷款等的啊,有没房产证?

农:抵押贷款的没有

老的房子有房产证,现在只有土地经营证

陈:应该有两证的

农:宅基地证没有,土地经营证有

陈:也就说你们村把宅基地当成约定素成的事了

农:因为我们村的侧基地不紧张,所以管制也少,想建房子找块地就行,只要不是占用的耕

地。

 

免税后的状况

陈:减免农业税后啊,村公社还有做啥事啊?比如修公路或是办学校之类的

农:村公社(村集体)基本就没有作为了,全是靠国家,全是靠国家拨钱。

陈:那你们有没“一事一议”啊?

农:没

陈:那村里有没村庄布局或环境的整体规划?

农:没有

农: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农田灌溉没有办法解决,而我们反映了问题也没多大用(也即农民没

有太大的发言权)

陈:我们要把各地的反映都综合起来,要让农民有发言权

农:不仅灌溉问题,而且砖厂附近土地污染十分严重

水库也完全废了

都是官官相护

陈:水库是为老百姓(谋福利)的,而砖厂却是为他们自己(利益)的

农:而且,他们在征地过程中,给农民的赔偿和补贴很少

 

村干选举问题

陈:村干部是选举产生的吗?

农:是啊

陈:那他们不干事你们还选他干嘛?

农:(选举)完全是形式,铁定的人选择,谁花的钱多,谁的官大,没有监督机制

陈:也就是说结果出来,别人说是多少就是多少票,没有检票、验票

农:对,就是没有透明度,没有检票、验票

    而且,他们对候选人选择也只是陪衬的需要,比如有一个有势力的来竞选,那和他一起竞选的候选人可能是个弱智,你说我们选谁?

陈:也就是说只有形式,只有陪衬,只提名一个不行的人作候选

农:他们(有势力)是稳操胜券

麻:那多家农户联名提选不行吗?

农:说句不好听的话,那样等于放屁,不行,上面早圈定了人选

 

土地纠纷

陈:你们村土地、住房等有没发生过田地纠纷?

农:没有,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是善良的(几个农民笑着说)

陈:有没在开发、公路建设中有过纠纷啊?

农:有的话,我们也只是向村支书反映,但不越级上访

    一个巴掌拍不响啊,征地过程中(被征土地的)农民形不成集体力量啊

陈:“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政策在你们村没有变动吧?

农:没有变动,只要村里土地不紧张,就不村在这样的问题

陈:种的好的话,一年一亩地能收入多少?

农:一亩一年1200-1300斤稻谷,大约700元收入,除去投入,利润大概300-400/

陈:这样劳作一年很辛苦啊,规模开发要好些,比如国家的项目投资

陈:以后是继续按照现在的政策好呢,还是对现在的政策进行改动好呢?

    现在农村土地的所有权不是你的

农:保持现有的好

陈:“三提五统,皇粮国税“都没了,免税还补贴,也就是说,按照现在的政策,愿意种就种还是可以的

陈:土地不是国家的,是村集体的,而你也知道,以后建设生活环境是需要钱的,能不能根据土地的多少、肥力来征收地税,然后交给集体来发展福利?

农:可到最后很容易是哪个有钱哪个搞

陈:地税征收以及利用的前提是在法律体制健全的前提下

比如,一个村干部,为村里干了十年,很有威信也很廉洁,为村里做了不少实事,那他退休了该不该由集体给些退休金?

不过,关于村干部的好坏有没办法来判断、区别呢?

农:得民心者得天下,如果真的为村里做了不少好事,可以给;但是有暗箱操作的就该早点下台。

    而且哪怕是只有60%赞成,也应该给他(发退休金),毕竟他为村里做了不少好事。

农:没有办法把农民纳入保险体系

陈:农民失地保险、农民医疗保险、农民养老保险,国家都正在建立或是尝试着建立

农:我算是体会到医疗保险的缺陷了

    我家参保了好几年,可就最后得一次大病,竟一点没报销上,医生说医院不对口不能报销,我说:我非到北京看病才能报吗?

    而且,有时候,医院开出的花费单据,参医疗保险的要比没参家医疗保险的贵很多。

    确切地说,医疗保险没有给农民带来太多的好处。               

陈:你意思是说参了医疗保险反倒不如不参是吧。

    村里每年有没给妇女进行免费检查啊,“三八妇女节”有没什么活动?

农:没有

陈:你们这边是丘陵性的土地,不好作大规模地开发。在这个阶段,更多的是精耕细作,还要靠天

农:是啊,大规模开发不可能

    没得自来水,天气一但热几天,喝水都要一瓢一瓢从井里取

    而且农民都是自己用钱打井的,100%自费

陈:没有集体打井或是集体的灌溉建设对吧

    这哪还能叫啥新农村建设啊!

农:我们这村还是比较富裕的,靠手艺活,靠打工

    (在场有一农民家有三个大学生)

 

宅基地流转

外来户来买老房子的话,一般是1000块左右

陈:你们这里可以在老宅基地上建新房子吗?

农:你把它扒了,重新盖了(新房子)也是你的

陈:(外来户买村里的宅基地)村里不干涉吗?

农:外来户来前是要经过村里批准的

 

干群关系

陈:你们对乡镇干部、村干部等最不满意的什么?

农:最不满意的是村级财务,村级财务应该公开,因为有很多外来开发商支付给村集体的钱

陈:为自己谋福利,为老百姓做事少,这是你们对村干部最大不满的地方吧

农:对温总理上来后的中央政府比较满意

    农民的三个基本要求:通水,通路,通网络

    而水又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农民家里装不了自来水,而打井有时候打十多米还没水

陈:也就是说没有公共水利是吧

麻:村里有没农机站啊?

农:有

陈:要不要交钱?

农:不用交钱

    (该村农民认为农机站的服务基本还是可以的)

关闭

CopyRight©2016 illss.gdufs.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本网站为纯公益性学术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