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会议

热点时评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资料中心 >> 会议 >> 正文

把公共服务提供给最需要的人
2008-12-09 15:13:48 本文共阅读:[]


白海娜:

谢谢,我很荣幸能够到这儿跟大家讨论。现在我们讲到公共服务的公平,关键要点是怎么样使得公共服务提供给最需要的人。

我先举一个例子,关于中国公共服务不平等的。首先,公共服务的不平等,不光是农村跟城市,同一个省同一个市,同一个镇都有很多的不同;然后,看产出,比如说获得的服务,获得服务的质量,还有很重要的是公共服务的平均分配。我们来看城市,有的时候服务的类型也导致了不平等。先给大家看一个图,我们看到农村与城市现在已经接近全国平均水平,但是看表面上我们需要更重视的问题,决策者应该注意,就是像最不发达的国家,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中国做得不错,都在下降,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农村地区死亡率并没有下降。死亡率是分开的,各个领域,各个地区。跟城市GDP比的话,富裕省的儿童死亡率下降了。但是,从国家来看,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寿命跟GDP也有关系,富裕省比较高,政府的支出,各省人均卫生支出与人均GDP的关系,这是西藏、青海,另外就是上海和北京。这是各省人均政府卫生支出与农业人口比重之间的关系,如果农业人口多的话,它的政府卫生支出就少。教育也是一样,各省人均政府支出与农业人口比重的关系,我们也看到相同的关系,如果农业人口多的话,政府教育的支出也少。这是流向各类机构的卫生费用,如各类卫生机构,从1991年开始的数据,我们看到很多的趋势,好的趋势在这里,如政府支出多了,但是令大家不安的是省里面医院的支出多了,市里面的医院支出增加,实际上是对富裕的人更有好处。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人们经常谈新农合的补偿情况,在中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覆盖的人口比例也在增加,好消息就是报销率在提高,全国平均水平从23%到了31%,甚至到了35%。这是相关服务报销的水平,当然对于低收入农村家庭来说,让他付6570%的水平仍然是非常大的负担,因此各省之间的研究表明,富人能够从这样一个制度当中得到更多的好处。

在这里,社会保障水平方面,我们也进行了一些讨论。蓝色的是农民消费支出水平,浅蓝色是城市消费的支出水平,城市低保的支出水平,深绿色的是农村消费支出水平,大家可以看到农村低保线,城市低保水平,农村消费支出水平,城市消费支出水平,农村贫困线。好消息就是农村低保在扩大,这是非常好的,但是我们也看到仍然需要做很多的事情。在有些省份,农村的低保高于当地的平均水平。

通过调查,我们有这样一个发现,我们让市民对公共服务打分,看到市民对公共服务的评价情况是不是高兴,在均等化方面是不是平均,上海做得非常好,但是成都的住院和门诊支付能力都比较低。还有,初级教育的情况。当然不能光看城市,如果中央政府要检测各城市执行情况的话,可以搞这种市民记分卡,使他们直接看到政策的实施情况。其中一个有趣的发现,就是一般情况下市民非常不满意有关的收费情况,服务费是最大的一个令人不满的原因,在医疗支出中,病人自付的50%是住院,门诊更高一些。在最近有一些良好的趋势,就是城市采取了一种新的医疗保障制度,使得贫困人口能够更多的受益。

这是单次住院的患者支付水平,住院费对于贫困人口来说占165%,看一次病,门诊占最贫困人口收入的125%,所以,即便是在城市,看病对贫困人口还是非常困难的。我刚才给大家展示了费用开支的情况,这个图片讲的是不同收入组对各级医疗机构的选择,在这里存在着很大的不公平性。不同收入组对教育服务的支出水平,这是2006年的水平,从2006年之后国家的政策变了,教育投入减少,在两年以前,各个家庭在教育投入方面仍然占整个家庭收入的16%,这是基础教育所占的水平。另一个方面,重点学校更有利于富人家庭的孩子,不利于穷人家庭的孩子,这里有很多有趣的数据可以分析,然后得出一些政策性的结论。

当然,在资金投入上有资金的短缺,主要存在的资金问题包括排斥不平等、质量和安全问题以及群众不满意,同时在实施政策的时候也遇到障碍,如果政府资金机制不好的话,在地方是很难实施的。我这里给大家举两个例子,在中国有一项很好的政策,就是基本服务人人可及,但是实际上支付机制上却是不合理的。因此,最后的结果是背离初衷的,就是基本服务不到位。基本服务的提供中存在各个机构竞争,非基本公共服务的能力过剩,富人从中获益最多,有时候政府政策是好的,但在具体的执行上还会出现问题。

让我们看两个问题:一个是卫生保障,目前中国在实施或将要实施重大的卫生制度改革,问题是如何来制定出具体的细节,这样才能把目标付诸实施,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不仅仅是覆盖面的问题,而且要保证人们能够真正的从中得到好处,比如说自付率从70%降到20%,比如说保证人们能够获得适当的保障,能够让大家积极的参与。在治理方面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澄清一下不同级别政府的责任,如何来让各个级别的政府负起责任,比如说中央政府是要最终保证所有的人能够获得基本公共服务,制定国家标准,保证实施,但是更为重要的就是需要大大的扩展省级政府的责任,让省级政府能够更多的承担实施国家政策的责任,从而达到基本服务均等化。

谢谢!

 

(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核)

关闭

CopyRight©2016 illss.gdufs.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本网站为纯公益性学术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