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昌平谈三农

热点时评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昌平谈三农 >> 正文

“三农”是个老大难问题,根源是什么?
2021-01-05 13:22:07 本文共阅读:[]


作者简介:李昌平,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云山杰出学者,土地法制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乡建院院长。


什么是三农?农民、农村、农业

什么是三农问题?农民苦、农村穷、农业危险。

三农问题是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个长期的问题,一直是领导最重视的问题,但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

三农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农民主体性缺失——“市场贱民、社会流民、政治贫民”化趋势,一直没有改变。

上面的一问一答,我不用解释,您应该基本赞同。

而这一问:三农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我说:是精英专制。

这一答,估计您不一定同意了!

在中国,笔者可能是最早在大众媒体上公开呼吁“给农民平等国民待遇”的人。十六年前,笔者有一篇流传很广的演讲《农民贫困的制度性因素》,解析了十几项不合理制度是如何导致农民贫困的。现在读这篇演讲,强烈感受到当前中国制度建设的巨大进步和三农问题的巨大变化。但是,三农问题依然是最大的老大难问题的现实与现状,一点都没有改变!

在中国,制度既是精英制定的、也是精英修正的,基本与农民无关。有人会反驳说“分田单干”是农民创造的制度!对不起,农民创造的是“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单干”是精英强加给农民的,硬说是农民创造发明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与“分田单干”不是一回事,相差十万八千里。

我说“读《农民贫困的制度性因素》时能强烈感受到中国的进步”,您可千万别误会,笔者不认为农民“制度性贫困”问题就没有了,反而认为依然很严重,只是形式和内容与时俱进了而已。

例如:把农民的土地征用为建设用地,一亩补偿农民才几万元,征用后一亩地可在银行抵押贷款几百万元。这钱,农民不能赚!农民不满意了,顶多提高一点征地补偿,但农民的地不能让农民自主“农转非”增值和自主依规开发增值,这是不会变的。

再如:城里产业园区的建设用地或厂房海量闲置着,政府不在城市“挖潜”盘活存量土地和资产,而是进一步把农村最稀缺的集体建设用地强行规划进城市园区或社区(进一步闲置),导致农村发展所需的建设用地高度稀缺,甚至年轻夫妇连获得宅基地安家的基本权利都没有了。

再如:农民的集体建设用地几万元一亩就被政府“收储”了,农民搞乡村振兴需要大量的集体建设用地时,买回一亩需要付出十几万或几十万元。

再如:城市人搞金融创新畅通无阻,而农民在自己的村社内部搞最原始的“资金互助”,却讨论来讨论去数十年了,至今都不让搞!可是“资金互助”是弱势者最基本的权利之一啊,不伤害任何人和阶层,只增强一点点免受剥削的能力,都不被允许!

再如:养猪成暴利行业了,农民禁止进入或再进入却进不去了。

再如:很多地方一纸规划就成湿地保护区,当地人民群众世世代代捕鱼为生被禁止了,世世代代养猪养牛养鸭养鹅都被禁止了,没有官员回答一个最根本性的问题:湿地保护区里的人民吃什么呢?有地方官员在大会上讲: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旧观念,吃什么需要自己找市场去!好厉害的官员呀,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什么天又回来了啊!

还有,农民辛苦种地和义务劳动(农田水利、水库建设、大江大河治理、三线工程等)一辈子,但老了后,没有退休工资、社保、医保,儿女靠不住的,就只有自生自灭了!

再如:2016年就说过“农村改革无论怎么改,不能把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这是底线。可事实如何呢?农村改革依然在去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去集体经济的轨道上。

再如:土地不仅可以种庄稼,可以“种”厂子,还可以“种”房子。种庄稼的收益是“种”厂子和房子的收益的几十分之一或几百分之一。农民种庄稼可以,“种”厂子房子几乎是不可以的。80年代不是这样的,现在才是这样的,说明了什么?

精英专制是有特点的,如:盘活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含宅基地),这是给农民增权。好事!农民的想法是中心村和边远村自主“换地”或“增减挂钩”,各村集中建设用地联合自主开发园区或社区,自主“种”厂子、房子赚钱。而精英的想法是把农民的集体建设用地低价“收储”进入城市开发区,建房、建学校、建医院等等,逼农民进城买房、读书、看病,让农民过上跟城市人一样的好日子。精英专制最好的特点是“屁股决定脑袋”,对农民有利的制度进步,一定要农民额外付出代价才能取得!靠精英施舍给农民的权利,永远都是“卖你,让你数钱”的权利。

读十四五规划,让人热血沸腾;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誓言,让人泪流满面!

2004年就说:到了以工补农、以城补乡的时候了!16年过去了,如何呀?十四五规划也说了同样的话,能实现吗?精英中相当部分人虽都来自农村,但“屁股决定脑袋”不可能有真正的农民立场了。如果不改变精英专制的国家治理制度,中央财政花再多的资金,也无法解决三农问题。解决三农问题,关键是要农民当家做主!

当然,权利不是靠施舍的,施舍给你的权利也是会收走了。精英专制能改变吗,不太可能吧?能改造精英吗,好像也不太可能吧?解决三农问题,其实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真的好难啊。


文|李昌平

编辑审定:曹益凤 翁展鹏

关闭

CopyRight©2016 illss.gdufs.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本网站为纯公益性学术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