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王景新

热点时评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 >> 土地法制学人 >> 王景新 >> 正文

村级集体经济的贫困与干预式发展
2011-10-29 00:00:00 本文共阅读:[]


发言人:浙江师范大学王景新教授   摄影:李立  图片编辑:韩晓琪

中国农地法律网讯20111029日,来自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浙江师范大学、西北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的数十位专家学者齐聚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泓楼,参加“我国农村集体经济有效实现的主体及财产权制度研讨会”。图为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主任王景新教授发言。

 

王景新教授:

    这个课题到现在为止我自己走了九个省,但是来不及把九个省的情况做一个汇总,我的演讲只是湖北的情况,我们七月底到湖北。这次演讲的题目是《村级集体经济的贫困与干预式发展》

    一、要制定“村域经济水平的评价标准”

在贫困的标准研究中,贫困人口标准及瞄准机制很多,但是对一个村域的经济水平做评价还没有这样的标准,所以我们需要做这样的工作。我们感觉到这是政府在实践中首创的标准,2008年,浙江省级财政安排6000万元用于扶持48个县的8000个集体经济薄弱村的日常运转。江苏省对苏北农村村均补助8万元保运转经费。

    PPT图表对照讲解)我们制定了一个标准,前年国务院重新制定了我们国家的贫困人口的标准是收入是1196/年。我们定为1200元都算是贫困的,我们全国农村的低保也是1200元,所以这个标准是没有问题的,这是极度的贫困。2500元以下差不多是360美元左右,这个符合世界银行每天1美元标准。湖北我们走了汉川和老河口,全省是2600多个村,当年经营没有收益的占据41.9%,这个比例太大了,如果说一分钱都没有算绝对的贫困,贫困发生的比例有40%多,有经营收益的58.1%当中,低于5万元的占了32.4%,低于5万元的我们认为也是绝对贫困的,再加上没有收益的45.9%70%都是贫困的村。我们用的概念是村域集体经济的普遍贫困,大家可能会问全国是什么情况,全国2010年中没有收益的村的比例接近50%,就全国来看村级集体经济的普遍贫困这个判断也是正确的。在湖北省走了21个村,把这21个村的受制情况汇总起来,村级集体经济总收入村均92.5%,村均支出的比例71万,集体投资收入、来自企业收入、土地租赁收入、土地征用补偿、房地产租赁、补助收入、专项补助收入和其他收入,这里面可以发现村集体的经营方式。干部工资、劳务的务工补贴、医疗、社保、文体活动、生产服务,其中只有经营型支出算是成本,所有的支出都可以认定为政府的公共开支,所以村级组织承担了大量的村域生产生活和公共服务。

    支出的状况反映了两个重要的信息:

    第一、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在农业生产、农民生活和村域  社区基本公共服务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第二、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的经济负担极大,保障村级组织正常运转依赖村级集体经济的支撑。一个村里财政给十万就不得了了。

    二、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中的政府干预

    这个干预不完全同于政府对市场进行的调控,它的干预主要是政治的考虑,这里面更多的考虑的是政治建设和社会建设。政府来干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不是用法律、税收等手段来弥补市场的缺陷,而是直接针对村级组织发展的。干预方式和手段有三种:

    1、成立专门干预发展组织、引导行政组织体系支持和保障集体经济发展。成立“湖北省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工作领导小组”,这种领导小组在湖北有、新疆有、其他地方没有。制定村集体经济发展规划、实行部门与村结队帮扶。

    2、指导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盘活集体资产、增强村级企业活力、发展村级合作经济等方式。

    3、调整财政、税收、土地政策,扶持村集体兴办项目,拓展村级集体经济发展途径。政府干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短期效益是非常明显的,可以说是立竿见影的。

    三、村级集体经济干预发展的讨论

    1、干预对象的认定和瞄准。前面的认定标准过于简单,需要制定一个比较科学、大家公认、可供实践操作的标准。我们考虑到两个方面,一是村域经济主体状况:村组集体经济、农户经济收入,村域新经济体的发育状况;二是人均村域社会生产总值及其结构。

    2、公共财政、帮扶部门及社会扶贫资源公平配置问题。一是瞄准机制的公正问题;二是内部成员公平分享扶贫资源的问题。

    3、干预式发展与挖掘自主式发展的潜能。如何克服“政府失灵”导致的资源配置低效率。首先,支持那些愿意发展的贫困村率先发展。事后支持以奖带补比事前援助更有效率。其次,支持农民创业和培育新经济体。

    4、集体行动理念和次序的重建。我遇到一位到先生,他说:“50年代初集体办事比私人办事有效,到了80年代以来,集体行动都比不上个体行动,任何类型的企业,只要集体办都是失败的,指导今天,许多人谈集体经济而色变,这是为什么?”村域集体经济发展并社会主义所独有?传统中国的村落社区、宗族和家族的共有资产是如何经营管理的。历史经验的价值何在?这个需要从哲学和法学角度进行思考。

    5、村级集体“三资”管理制度创新,重建基层农经队伍和财务管理队伍。我到海南去看基本是散的,看着令人心痛。我们要盘活存量;开发新的集体可用资源;农经队伍和农经制度重建。

    谢谢大家!

 

  (文字校对:石一峰    未经发言人审核)

 

 

关闭

CopyRight©2016 illss.gdufs.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土地法制研究网
"本网站为纯公益性学术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